您好,欢迎您访问苏州六如园林建设有限公司!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苏州宗教寺庙:宗教活动的恢复和寺庙维修

这是藏北高原聂荣县寺庙喇嘛向朝佛牧民介绍寺庙使用太阳能光电池的科学“神力” 

这是藏北高原聂荣县寺庙喇嘛向朝佛牧民介绍寺庙使用太阳能光电池的科学“神力”

  也就是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后,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了落实,西藏各教派、各寺庙的宗教活动重新活跃起来。

林芝县喇嘛岭寺内供奉的红教祖师莲花生像及石刻脚印 

林芝县喇嘛岭寺内供奉的红教祖师莲花生像及石刻脚印

拉萨传昭大法会 

拉萨传昭大法会

  拉萨的传昭大法会是1966年停止的,1986年重新恢复。停止了20年的传昭大法会吸引了很多人。那年的藏历新年,拉萨三大寺以及拉萨附近寺庙的数万僧人齐聚大昭寺,举行长达21天的宗教活动,每天6次的诵经聚会,其诵经声浪似大海波涛,震撼人心。各级政府都发放了布施,恢复了通过辩经活动公开考核格西(佛学学位)的传统,色拉寺高僧益西旺久等6位僧人在1996年获得拉让巴格西(通过传昭大会法取录的格西)称号。藏历正月十五之夜的酥油灯会更是热闹非凡。正月二十四日强巴佛巡游八廓街,意为佛光普照大地,传昭大法会圆满结束。除了全区性的宗教活动外,各个寺庙的宗教法会如萨迦寺雅羌姆和贡羌姆神舞节、扎什伦布寺西莫钦布大法会、热振寺的帕奔唐廓转神魂盘石、桑耶寺的夺底曲巴神舞节、蔡贡塘寺的梅朵曲巴大法会、楚布寺的跳神会等等都先后恢复了,每逢一个寺院举行宗教活动,都如盛大节日,吸引着一方群众朝觐和观瞻。

祈祷大法会辩经 

祈祷大法会辩经

  国家先后拨款两亿多元人民币,对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代表性寺庙进行维修甚至重建。就拉萨市古建公司而言,先是全面维修了拉萨大昭寺,接着对日喀则扎什伦布寺、萨迦寺、夏鲁寺、阿里古格王朝遗址、山南桑耶寺、那曲孝登寺等进行了全面或重点维修。1989年,国家拨款5200万元人民币,对拉萨布达拉宫进行大规模维修,1994年8月胜利竣工。国家又拨款2000万元维修格鲁派祖庭甘丹寺,1997年10月告竣。与此同时,西藏著名寺庙如拉萨市属的哲蚌寺、色拉寺、热振寺、楚布寺、直贡寺;昌都地区的强巴林寺、类乌齐寺、察雅寺;山南地区的多吉扎寺、敏珠林寺、桑顶寺、桑嘎古朵寺;日喀则地区的白居寺;林芝地区的喇嘛林寺;阿里地区的托林寺等,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缮。

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

布达拉宫展佛 

布达拉宫展佛

  据我所知,为满足群众的宗教信仰需要,西藏先后开放了近2000所寺院和神庙等宗教场所,在寺庙修行的僧尼达到4万多人。许多百姓家里都自己设有佛龛、佛堂,他们可以在家里祈祷念经,也可以到寺庙里去烧香、朝佛、布施,或者把僧人请到家里做佛事。每逢到宗教节日,八廓街上都是转经的信徒,桑烟从香炉中冉冉升起,磕长头的人在大昭寺前此起彼伏,许多家庭的屋顶上都插有经幡。

  让我感受到西藏宗教信仰自由度之大的是我自己的一次旅行。那年我去桑耶守观看一个神舞节,顺便走访了桑耶一处很有名的修行处——青朴。

  青朴,位于寺东北的纳瑞山腰,海拔4300米。它因古代有许多高僧在此修行,并且有山青水秀、鸟语花香之美景,吸引着络绎不绝的香客、游人。然而,它真正的诱人之处在于那108个修行洞和正在此修行的103位善男信女。

  这是一座两块巨石形成的岩洞,三角形的洞口,用木条和板皮做了个门。洞内石台上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像,旁边燃着一盏小小的酥油灯,另一处放着两袋糌粑和烧茶用的铝锅。

  洞的主人是热尼玛,来此修行已有7年了。她从小父母双亡,随后当了尼姑。她去过许多地方朝圣,最后选定在这里修行度过晚年。

  热尼玛尼姑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只说:“可能60多了吧!”她盘腿坐在一张羊皮上,右手转经筒,左手捻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她说:“我到这里是为多念些经,以了却此生。”她的生活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每天除了糌粑、清茶外,别无可食之物。她说:“这就足够了。”也许是修行多年的缘故吧,热尼玛气色很好,她说:“我没得过什么大病,只是最近偏头疼。”她问我们有没有带治头痛的药,并请求说:“请你们无论如何给下山化缘的尼姑几粒,请她们捎来。”

  在青朴的103位修行者虽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的共同心愿是“有生之年多念些经,死后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离热尼玛洞约一百米处是绕丹的修行洞。我们一进洞绕丹便滔滔不绝地讲解洞内岩壁上的几处“古迹”。事后我们在《桑鸢寺志》上却没有找到有关此洞的传说。

  今年70岁的绕丹是一位半路出家的喇嘛,他因妻子早逝,便离开两个儿子,从老家昌都贡觉县徒步到西藏各地朝圣,最后才选定在这里修行。他的儿子经多方打听,知道父亲在这里修行,曾两次专程到此劝父亲回家。他们说,现在家里富裕了,儿孙满堂,希望父亲回家以享天伦之乐。绕丹拒绝了儿子,说:“我已向佛发誓,终身在此超俗修行,岂能违背誓言?”13年来,绕丹信守诺言终日念经修炼。他患有严重的关节炎,他说:“幸亏来这里朝圣的人多,布施糌粑和茶叶的人不少,不然我要挨饿了。现在照明倒是个大问题,我是不能下山化缘了。”刚好我们带有几包蜡烛和火柴,老人非常高兴,连声说:“还是拉萨人想得周到。”说起后事,绕丹兴奋地说:“能够葬在这青山绿水之间,高僧修行过的佛门静地是我的造化。”

  来这里修行的不是人人都靠施舍,其中也有腰缠万贯之人。赤列平措就是其中一个。

  那年73岁的赤列平措,老家在山南雅龙白迪村,家里很富,他本人也有上万元的积蓄。3年前,他花了6000元在青朴山半腰修了一座经堂,一来保护此处一历史悠久的古塔,二来作为自己的修行地。用木、石、水泥修建的有20多平方米的经堂建成后,他又花了1000元塑了一尊莲花生的铜像。赤列平措的住地显然与其他修行者不同,室内水泥地板擦得很光,阳台上摆了几盆鲜花。老人坐的是厚厚的羊毛垫子上等氆氇做的袈裟外技有披风,手上戴着上海牌手表边喝酥油茶边念经。


分享按钮